Mr. Cat&璇

Is it better to speak or die?
1.甜茶是世间的珍宝。
2.写的东西如果没有人喜欢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和意义。
3.汪。

Cp @sky

【铁虫】sleepy

ooc严重  不喜就别看

轰鸣,爆炸,撞击,
尖叫,嘶吼,哭号。

当绝望的硝烟散去,眼里的疲惫翻涌而上,痛苦的喊声都不约而同地消失,风卷起碎石的沙沙声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,回荡着,萦绕着,钻进耳朵。

伤痕累累的他们相互扶持,率先征服了令人恐惧的烟尘,地铁口,地下通道,人们小心翼翼地走出。一天一夜的恶战,即使是稀薄的阳光也足以让人感到温暖。

“where is Peter?”从废墟中寻出一片光芒,挣扎着从残存无几的战甲中脱身,踉跄地站起来,不顾周身或渗血或干涸的伤口尽情与锋利的沙砾碰撞,好看得过分的眼中只剩下焦急和惊恐,“Peter, Peter......”灰色的街区,灰色的建筑,那一片血红得刺眼。

几乎是瞬间,男人来到那片红的身边,臂力惊人地爆发,掀翻了少年身上厚重的水泥钢筋。同样布满灰尘的脸,同样遍是伤痕的身体,同样血迹斑斑的手掌,不同的是,本应映着光芒的眼,紧闭。

世界越来越模糊,好像下了雨啊,正好砸进眼眶,该死,雨怎么会是咸的。

颤抖着,抚净少年脸上的血污,轻轻拍去落在战衣上的尘土,从石块粉末中抱起少年的腰身和双腿。怀里的身体还存着温度,靠在胸膛的脑袋无意识地动了动。

“伤口已完全愈合,身体机能良好。”Banner走出病房,看着病房外愁眉不展的男人,叹了口气。“我能感觉到,Peter不是不能清醒,而是他的意识不愿醒来。”

男人捏了捏鼻梁,站起身,隔着玻璃,注视着躺在病床上的少年,平日里吵吵嚷嚷的睡衣宝宝这时安静得像个乖巧的布偶,依旧可爱却失了生气。

“Hey, Peter.”Tony走到床边,握住少年自然弯曲的手,“你怎么还没有醒来呢?算了,让你好好睡一觉。”男人弯下腰,撩开少年额前的碎发,印上一吻。

一天。

两天。

三天。

已是春末夏初之际,病房里却是寒冬一般冷寂。Tony伏在床边,额角和手臂的绷带渗出血色,紧紧皱起的眉头,眼边浓重的黑影,无一不透出浓浓的疲倦。

“Hey.”

Tony眯着眼,抵御着白炽灯发出的光线,看清眼前人后松了口气。“Peter还没有醒吗?”Strange正好把Tony整个人笼罩在影子下,低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。Tony握住Peter摆在身侧的手,没有开口,只是用黯淡的眼眸望着躺在床上的少年。

“也许,我可以和他‘聊聊’?”

“那......就拜托你了。”

走出病房,三天的疲惫和困倦潮水般袭来,Tony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来到沙发上,倒进了亚麻色的柔软。

病房里,Strange动用强大的魔法,一阵强光使他闭上眼,再次睁眼时,世界被漆黑覆盖,穿着睡衣的Peter正坐在面前。
“Peter,你为什么不愿意醒来?”
“你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,不要用伤得太重这样的借口敷衍我。”
“我们都很担心你。”

Peter低着头,嘴角扯起一段弧度,自嘲地笑笑,
“你们‘都’很担心我?包括Mr. Stark么。”
“我这样的人,就一直睡下去吧。”
“我一直在努力,努力学习,努力做好一个邻家英雄。所有的努力,只是为了能够早点追上他的脚步,能够与他并肩。”
“可这些都是徒劳,他可是Tony Stark,怎么会爱上一个刚成年的小鬼。”

少年的声音染上几分哽咽,肩膀不住地颤抖,却还是一字一句地说着。

“我爱他。”

“我怎么都不能不爱他。”

Peter站起来,通红的眼眶盈满了泪,硬生生地露出一个笑容,
“Dr. Strange,你该回去了。”

又是一阵强光,少年静静地睡在床上。

被强烈的饥饿感叫醒的Tony,身旁的茶几上是一份快餐。走到病房里,Strange早已离开,只在少年的枕头边放了一张纸条。

“He loves you a lot.”




虽然知道没有人看得出来,但是我还是想说一句。
I AM BACK

评论(6)

热度(56)